名字够帅气吗

烟火气 02

有私设啊啊啊啊啊啊
怎么办想写成双张了。

最后,
有北戴河的小伙伴吗。
想住民宿。
大概15人。
有什么推荐吗。

张新杰虽然离职的匆忙,但手头工作已经全部完成。
韩文清又一次为张新杰的离开惋惜。

张新杰赶了当天中午的航班飞回x市。
正值夏日,出了机场的张新杰感觉头顶都要烧起来了。
他大哥来接的他。
平时在张新杰眼里他大哥几乎没个正经,后来发现他大哥不是几乎没个正经,是压根就不正经,尤其面对孙哲平的时候。
“家里情况怎么样了。”张新杰揉揉眉头,生物钟被打乱身体有点不舒服的张新杰打起精神继续操一颗妈心。
“姨父还是那样呗,姨姨还坚持着不愿意让小妹心灵受到创伤不离婚。”张佳乐叹了口气,“我比你早回来两天,航班延误了,刚到没多久就下雨,高速边上的树都倒了。”
闻言,张新杰瞪他,“和今天你迟到一小时有什么关系。”
还在张新杰去机场的路上的时候,张佳乐就表明要去机场接弟弟。
张新杰取完了行李以后,在人群里寻找张佳乐的身影。
有父母看到自己的孩子就疾步过去提上行李,有人远远看到接自己的朋友笑着挥挥手示意。
没有看到张佳乐后,张新杰不急着给哥哥打电话,更不急着打车回家,他找了个座位安静的坐着,等着张佳乐。
等着张佳乐来接他回家。
小时候张佳乐第一次带张新杰去超市,就把张新杰给弄丢了。
张新杰就安静的站在购物车旁,等着张佳乐找他。
如今的张新杰,依然和多年前一样。
固执又安静的,等待那个会把他带回家的人。
他家里父母刻板,唯一的温情也是哥哥给予。
所以他会无意识的依赖张佳乐,想靠着张佳乐得到爱与温暖。

“我说新杰,真是有原因的。”看着张佳乐一副急急要解释的模样,张新杰笑了笑,“还是说一说家里怎么样了。”
张新杰想,他只容忍张佳乐的迟到。
他贪婪的靠近张佳乐,从张佳乐身上寻找自己缺少的烟火气。
“姨父的出轨对象找到了,是他同单位的一个女人,不过听说人家下半年要结婚了。
“姨父倒也不敢把什么撒到爸妈这,就一个劲的扯到姥姥那儿去了,姥姥的身体你也清楚。
“姨姨他们不是借过家里钱吗,本来应该共同承担,那个人渣结果说钱不是他借的,要姨姨一个人还。
“还有更人渣的地方。那个人渣,离婚协议上要姨姨把房子给他,什么玩意儿他是。”
“小妹怎么样。”
“小妹?我觉得这事闹大了对一个小姑娘心里不太好,今早晨就去看了她。结果她和我说,他们班同学都会把父母离婚这事很自豪的讲出来。”张佳乐摇了摇头,“搞不懂现在的小孩子。”
“这个事情越拖越久必然麻烦,但也有我过年时忽视了这个问题的缘故。”张新杰松了松领带,脸色有些苍白,“我睡一会儿。”
张佳乐将车内声音本来就很小的广播完全关闭,又把车内空调调小后,发现张新杰已经睡着了。
张佳乐不知道想到什么心情甚好的边笑边开车。

而张新杰梦到了过年的时候。
那是一个并不快乐的年。
因为张新杰坦白告诉了父母,他喜欢男人。

烟火气 01


有私设
比如张新杰张佳乐兄弟啦。


如果非要说张新杰这个人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的话,那就是张新杰这个人身上缺少一样东西。
他缺少烟火气。

韩文清上四楼的时候正巧遇到下楼的张新杰,点头算打过招呼后又回头停住,叫住了张新杰,“新杰,你等等来一下。”
“好。”

多年以后韩文清依然记得自己和新杰隔着几阶楼梯说话的那个场景。
他就在那个时候涌起了一股冲动,他想去拥抱张新杰。
去拥抱站在低处台阶上抬头看向他的张新杰。

韩文清回到自己办公室,压根不知道自己叫张新杰来到底干什么,一时冲动叫了人,等等人来了该说什么他完全不知道。
韩文清苦恼的看向四周,想尽力搜寻一个有趣的话题,他环视了一圈,觉得等等说些什么都十分的无聊和不解风情。
还是板着一张脸吧,让张新杰误以为自己的手头工作出了问题,马上要被教训了。
张新杰敲门进来的时候,韩文清正为自己的想法偷笑,但他仍然不动声色的看向张新杰,张新杰喘气声有点大,他正要开口,张新杰却抢先一步,“韩总,我要辞职。”
慢慢平复了呼吸,张新杰看着明显反应不过来的韩文清,缓慢的重复了一次,我要辞职。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儿,他清楚的明白张新杰的决定容不得旁人更改的,他来辞职并非征得同意,而是一个简要的宣告和无情的通知。
但他还是想留住张新杰。
不仅仅为了张新杰这个优秀而出色的人才。
也为了自己莫名其妙的一点私心。
“我家里出了事,我需要回s省。”
“快则两个月。”
韩文清很想关切的问一下发生了什么,但他已经忘了关怀别人是什么样的感觉,最后他也懒得去尝试找回这种感觉,所以他只是看了一眼张新杰,“直接去人事那边吧。”
“谢谢韩总。”
张新杰走到门口,又转身看韩文清,深深鞠躬,“谢谢韩总这一年以来的栽培和提拔。”
韩文清看着张新杰,说,“我等你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