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够帅气吗

王杰希又在麻将馆找到了喻文州。
喻文州正在麻将桌上厮杀。
脸上挂着高深莫测的笑意。
对面坐的叶修叼着烟漫不经心的扣着手里的牌。
王杰希这个时候是不去打扰他们的,只是坐在离喻文州不远的地方。
那边喻文州笑了一声,“又胡了。”
“大意了。”
“我就都收下了。”喻文州笑起来,看向王杰希,挥了挥手里的钱,脸上是大写的“王杰希你快夸夸我”。
王杰希无奈,“喻文州你不走我可自己走了。”
“大眼儿,等等。”叶修赶忙叫住王杰希。
王杰希看都没看叶修一眼,直接回绝叶修的套路,“不请。”
“走吧一起去吃饭,反正今天叶神输的比较多^_^。”喻文州拉过王杰希,向门口走去。
叶修避开了苏沐秋的质问的目光,刚拿出一根烟,就被苏沐秋抢走,“沐橙这些年来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往后你烟钱都没有了。”
然后补充,“吃泡面的钱也没有了。”
叶修啧了一声,“沐橙哪有那么小气,再说,还有叶秋啊,兴欣的每年也都会来。”
苏沐秋无奈。
孙翔也想装模作样的教训输了钱的肖时钦几句,听到叶修输的最多后就开始幸灾乐祸,还和肖时钦说中午吃要点几个特别贵的菜。
肖时钦一副快把孙翔这蠢货给我拖走的样子。
张新杰还准备自我检讨一下,就听韩文清说,“没事,叶修输的最多。”
多大仇这是。
到了饭店尽挑贵的点不说,还临时加上了周泽楷黄少天两个人。
周泽楷的饭量喻文州不清楚,但这黄少天的。
喻文州一阵肉疼。
“今天我看见瀚文和刘小别一起来了,苏沐橙和戴妍琦也来了,不过都留了一会儿就走了,还想请他们喝杯茶呢。”
“我也见到沐橙了。”苏沐秋接话,“她越来越瘦了,今天见我的时候又哭了。”
“宋奇英带着孩子来的,结果他孩子一看见韩文清就开始哭。”王杰希说的有点幸灾乐祸,然后叹了口气,“小别还是和卢瀚文走到了一起。”
“微草好爸爸。”
“我们蓝雨的孩子都是放养的。”
“你们微草圈养的一个入赘我们兴欣,一个入赘蓝雨,微草队长都入赘蓝雨了。”
“胡扯。英杰小别都在上好不好,明明你们入赘我们微草。”
“杰希^_^”
王杰希一下住了口,对上喻文州的那双眼,败下阵来,嘴上还逞强,“蓝雨队长喻文州入赘我们微草。”
“怎么了王杰希不就入赘一个蓝雨嘛不丢人,你看连周泽楷都入赘蓝雨了。”
“谁让你们蓝雨是著名的和尚庙。”叶修对黄少天翻了个白眼,“你看看人家霸图,都是内销的。”
“不对叶神,方锐入赘我们霸图。”张新杰驳回叶修。
孙翔看了一眼淡定的周泽楷,“别说了,你们蓝雨雷霆都入赘我们轮回才对,周泽楷我说的对不对。”
周泽楷嗯了一声。
孙翔更加得意起来。
苏沐秋突然就很羡慕他们。
羡慕他们在联盟上热血拼搏的那几年。
羡慕他们在世邀赛上的一起并肩。
“孙翔你是不是要打架。”
“世邀赛的时候你找我半夜pk,先是被喻文州和张新杰抓到不说,赢了你后周泽楷一直找我pk,看透你们这种情侣狗了。”
“卧槽这场战争第二天就演变成5v5了好不好。”
“滚啊还不是你们他妈的赢了?”
“那是本剑圣李白玩的好。”
韩文清小声问张新杰,“你们比赛期间打王者荣耀?”
张新杰一脸坦荡,“午饭的时候。”
“卧槽看不出来啊,我一直以为张新杰玩的是蔡文姬,结果白起是他。”
“我觉得最过分的是美国队的来找黄少,结果敲成了张新杰的房间,张新杰就说自己是黄少天,然后张新杰用了个拳法家的号去修正场pk,然后第二天美国队的拉着张新杰说,这个是黄少天,特别厉害。黄少当时在那一脸懵逼。”
“还有那次喻文州听说法国队吃白斩鸡,拉着翻译就去了法国队,不知道用什么办法骗了五只鸡回来。”
“苏沐橙和楚云秀给俄罗斯姑娘讲了一整部甄嬛传。”
“叶修本来想吓王杰希结果自己先被王杰希的大小眼给吓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个工作人员的孩子特别喜欢周队,走的那天抱住周队的腿说以后要娶周队,周队憋红脸然后拉过黄少说,不行,我以后要娶他。”
“我就告诉那个小孩子说你如果想赶走黄少天哥哥就去给他买秋葵吃。结果回国一个多星期,蓝雨就收到了好多秋葵,指名给少天的。”
“喻文州你就不觉得你很过分吗!”
“最后杰希买了烤鸭补偿你呀。”
桌上都笑开。

韩文清还是很羡慕的。
可他并不后悔。
这一生,他都不曾后悔过。

“您是苏沐橙小姐的家属?对,请在这里签字。”
医院已经给苏沐橙下了三次病危了,楚云秀想着她这些年去南山公墓的次数越来越少,她说怕哥哥看到她病了瘦了心疼。
可苏沐橙每次都会烧很多的纸钱,她担心叶修没有钱买烟和泡面。
没有叶修和苏沐秋,苏沐橙一个人活的太累太苦。
苏沐橙最终还是没能活着从手术室中出来。
楚云秀替她松了一口气,她去找她的哥哥了。
苏沐橙葬在南山公墓。

苏沐橙听到里面的笑声,深吸一口气,推开门,微笑,“哥哥,我来找你了。”
苏沐秋一愣。
冲上去抱紧了他的妹妹。
“我以为,你会多活几年的。”
苏沐橙笑起来,“死了也很好呀,能和哥哥在一起,就是以后没人给你们烧纸钱了,叶修哥怕是要戒烟了。”
叶修远远看着他们,“明天我就把烟钱从喻文州那赢回来。”

不知谁说了一句,欢迎回家。
然后整个包间里都是齐刷刷的一句话,苏沐橙,欢迎回家。

南山公墓,欢迎你回家。

死亡并不可怕,有他们的地方才是家。

完全不知道怎么打tag的我。
要开学了要开学了高三狗心里苦。
终于把这个南山麻将给写了。

无题

半夜的脑洞。

会ooc吧。

我有点难过。


韩文清死了。

死于车祸。

对面失控的车撞过来时,韩文清死死的护住了身旁的张新杰。

张新杰受了伤,陷入了长长久久的昏迷。

霸图整个战队上下陷入一种极其悲伤而又低迷的气氛。

有人说,霸图的神话终结了。

大漠孤烟和石不转再也不能并肩作战了。

宋奇英听到这些话强忍住砸电脑的心情,慢慢的坐下来。

夏休期还没有结束。

这个夏休期像六月怪的夸张的飞霜。

张新杰也没有醒来。

病房里每天会有很多人,闻着刺鼻的消毒水味看着荣耀第一牧师躺在床上沉睡的面容,黄少天也沉默下来。

韩文清的葬礼肃穆的如同他这个人一般,黑白照片上不怒自威的脸。


张新杰昏迷中做着一个又一个梦。

从第四赛季到如今。

岁月安静的潜伏在他们的指下和键盘之上。

一梦大荒。

最后,梦境里是韩文清。

他所敬爱的队长。

他的爱人。

梦里看不清正脸,只有模模糊糊的身影和一贯低沉的的声音。

模糊的身影朝他张开双臂。

那是要拥抱的姿势。

张新杰费力的也张开了双臂。

明明是拥抱在一起的,却没有温度。

画面急促一转。

失控的车朝他们撞来,韩文清死死的护住了张新杰。

张新杰的梦境至此结束。

他再也没有醒来。

总归是和队长在一起的。


戴着红色帽子的小姑娘划了一根火柴,然后递给了韩文清。

韩文清看到了大漠孤烟在对战一叶之秋。

他的荣耀。

火柴熄灭,又划亮了第二根。

那是大漠孤烟护在石不转前。

第三根。

他和张新杰。

韩文清低笑,试图去触摸烛光中张新杰的身影。

火柴熄灭了。

韩文清阻止了要划亮第四根火柴的小姑娘。

划再多有什么用呢,不过都是幻影。

他再也不能拥抱张新杰。

韩文清想,没人照顾张新杰了,宋奇英会带好霸图的。

死亡。

至少临死之前是拥抱新杰的姿态。


张新杰死亡的消息传开了。

《电竞之家》写了长篇的悼文来缅怀韩文清和张新杰在时的光辉岁月。

他们葬在了南山公墓。

苏沐秋也在那里。

如果人死后真的有灵魂的话,他们三个估计凑在一起斗地主了。

后来,后来,职业选手大多葬在了南山公墓。

有人好奇原因。

有人匿名回复,大概因为都是熟人好搓麻将嘛。

再后来,南山公墓附近的居民都搬走了。

新闻报道南山公墓闹鬼。

已垂暮之年的荣耀粉对着记者费力的开口,脸上是真心实意的温柔的笑容,闹什么鬼,肯定是黄少瞎嚷嚷吓走了人。

老人又补充道,我们搬走黄少就可以大声说话了。


END


嘛嘛通篇下来都不知道自己讲了什么。

除了韩文清和张新杰,还有很多人活在荣耀里。

可他们活在我的心里。

我要安静的背政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