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那个帅气的蒸羊羔子

[韩张]人海01

我要穿越我一个人的人海
那些花还会再开
故事请等我回来

              银临《有一封信》

“张新杰。”韩文清很少这样直呼他的名字,手紧握成拳,压抑着自己的怒火,“请你先出去。”
张新杰笔直的站着,毫不退让,“我希望大当家可以好好考虑我的提议。”
“滚。”韩文清几乎是吼出来的。
张新杰面不改色的离开,关门的时候,盯着韩文清的眼睛,“我认为大当家应该同意我的提议。”
韩文清忍着没冲上去给张新杰一拳。
他妈的。韩文清心里大骂,张新杰是不是疯了。

霸图大当家韩文清对二当家张新杰,那真的可以称上一个宠字了。
在霸图成员的认知里,在韩文清这里,只要张新杰出面,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
可现在,韩文清竟然对张新杰说了滚这个字,还说的掷地有声,怒气冲冲,穿透力极强,吓的三楼的管事跌跌撞撞的跑上四楼问发生了什么事。
偏偏张新杰还一副从容淡定的模样,但就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去问上一句话。
中午韩文清和张新杰还是在一起去餐厅,还是在一个桌子上吃饭,还是韩文清挑食不吃的菜张新杰给夹走,但餐厅就是弥漫着一股“谁现在惹我我就恁死谁”的气息。
两个当事人装作毫无察觉的样子。
韩文清用筷子使劲戳着菜,心里想,张新杰他要现在还敢提这个事,我就把他和这个菜一样戳烂戳死。
而张新杰将米饭一分为二的时候,想着是韩文清那张脸泄愤。

张新杰其实明白韩文清的担忧。
张新杰去年在西藏的时候有了高原反应,一直呕吐恶心头晕,整个人都疲惫不堪,韩文清心惊肉跳,反复告诉自己以后绝对不允许张新杰去青海西藏这些地方,毕竟高原反应可不看颜值。
但是张新杰要去。
他要去赴约。
带着韩文清去赴那场数年之前的约定。

最后还是韩文清妥协了。
他承认自己犟不过张新杰,为张新杰退步是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但这次张新杰提出的旅行韩文清执意要林敬言张佳乐都跟上,否则就不同意,张新杰默然,最后也只好答应。
临走前一周,张新杰还是保持原有的生活规律,但韩文清却时常熬夜,甚至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氧气罐,汽车也进行的一部分的改装,每件事都亲自动手才安心,张新杰是感动的,一想到这周的韩文清一边对自己摆出冷脸的同时又对每件小事亲力亲为,张新杰就就想笑的不行,给韩文清留了一盏灯,迷迷糊糊的等韩文清回来。
张新杰也忙于做这一周的计划以及预算,出行以后的事务全部由张新杰来负责,林敬言和张佳乐两个人白捡了一个免费的旅行不说,还不用出一点力,心里总是过意不去,就按着四个人的口味准备了不少零嘴,之后想帮韩文清的忙,却被韩文清一句“这些事我亲力亲为才安心”给堵了回去。
张佳乐安慰林敬言,谁让人家是妻奴呢。
张佳乐想起有一次他们四个去游泳的时候,张新杰不会水,而且潜意识里很怕水,即使水才到张新杰的腹部,张新杰的手也紧紧抓着韩文清,韩文清无奈的冲张新杰叹了口气,“这种地方我再也不带你来了。”
张新杰刚要反驳,韩文清又补充,“你属火。”
一旁的张佳乐捂住脸,他们的大当家喂了好大的一口狗粮。
但这件事张新杰还是狠狠的记了韩文清一笔,韩文清早就知道自己怕水还故意带自己来,第二天张新杰就一本正经的邀请韩文清去自己新发掘的餐馆吃饭。
整个过程,韩文清数次想做到面不改色,维持自己严肃的一张脸,但辣的韩文清眼泪唰唰的往下流,张新杰贴心的递过一张纸,“大当家,别哭啊。”
韩文清分明看到了张新杰手中的那管芥末。
“新杰。”韩文清咬牙切齿,“我!没!哭!”
“你属火。”张新杰笑起来。
韩文清当时想,张新杰这是欠♂操了。




于万人中万幸得以相逢*

银临 《不老梦》



lo主高三党,今天开学,缓更,特别缓,一个月一章那种。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