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那个帅气的蒸羊羔子

所谓正义

我想写个黑暗梗。
韩张。

1.
韩文清问张新杰,“想成佛吗?”
年幼的张新杰点了点头。
“那就跟我走吧。”

2.
小小的张新杰很喜欢这个韩文清。
他会用宽厚的手掌摸自己的头发,夜里害怕的时候把他抱在怀里,甚至会用略显生硬的语调讲故事。
最重要的是,他会教他法术。

3.
“害怕吗?”张新杰记得韩文清最初这样问过他,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回答,“我不怕。”
“你父母……”韩文清斟酌了一下用词,却被打断,“我是孤儿。”
韩文清沉默的看着张新杰还肉嘟嘟的脸,突然笑了,“我收你作我大徒弟。”
“好。”

4.
“师傅,你会想家吗?”张新杰问。
韩文清心里想,这小孩怎么这么烦。
“我是佛,从一出生就是佛,没有家。”
张新杰好奇心更重了,“那你为什么问我想成佛呢,而且,佛为什么要走路呢,你既然会术法,为什么不飞呢。”
“你知道《西游记》吧,我就像唐僧,你就像孙悟空。”
“我知道啦。”七岁的张新杰笑的特别开心,“我要保护师傅去西天取经,然后师傅见到如来我也就能成佛了对不对,那我应该还有和八戒沙僧一样的师弟呢。”
韩文清摸了摸张新杰的头,没说话。
这小孩真是太烦了。

5.
后来过了很久很久,韩文清又一次和张新杰相见时,他真怀念那时候的张新杰。
真实,可爱,天真。
就是有点烦。

6.
韩文清不得不承认,张新杰这孩子天资聪慧。
学的炉火纯青。
“看师傅,我会七十二变,像不像孙大圣。”张新杰变了个孙悟空笑容暖暖的。
“嗯。”
刚应了一声,狂沙骤起,牛脸的妖精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张新杰,“新杰,兄弟们告诉我你跟了他我开始还不信,没想到是真的。”嘴唇都开始哆嗦,“你,你竟跟了他。”
“放肆。”韩文清挡在张新杰前面,“大胆妖孽,口出狂言。”
“韩文清!”牛脸大叫着冲向韩文清,“你卑鄙无耻。”
韩文清冷笑一声,接下了招,“区区几百年的道行,也敢出来和我叫板。”
没几下,牛头骨碌碌在地上滚着,鲜血直流。

7.
“师傅。”张新杰揪着韩文清的袖子,“佛……佛……佛不是不杀生吗。”
还有一句他是谁,为什么认识我憋在心里没敢说。
韩文清看了张新杰一眼,说,“走吧。”

8.
张新杰回头看了一眼那妖精死不瞑目的样子,忽然有些难过。
那种难过伴随着疼痛而来。
看师傅冷硬的样子,张新杰就沉默的跟着。

9.
“新杰。”他第一次这么叫他,“你为什么想成佛。”
“他们说……成佛可以见到爹爹和娘亲。”
韩文清又一次沉默。

10.
韩文清觉得自己错了。

11.
“你成不了佛的。”韩文清说。
“我会。”小孩子回答。
韩文清当作没听见一样,加快了步伐。

12.
第二次遇到妖怪是在半夜。
张新杰的生物钟早就让他进入了睡眠。
那妖怪阴侧侧的笑着,“韩文清,你什么都没告诉他。”
声音魅惑,“你可真忍心。”
“滚。”韩文清施了一个法术护住了张新杰。
那妖怪笑容更盛,“你这多此一举干嘛,我又不会伤他。”
“韩文清,出招吧。”

13.
一路停停走走。
那晚的事韩文清不提,张新杰也当作不知道的样子。
一路平静。

14.
抵达敦煌。
入眼一片满是沧桑的蕴意。
进了敦煌城内,数日都没有前行。
看韩文清的意思,似乎是没再打算前行。
张新杰不适应这里,上吐下泻。
韩文清迫不得已照顾他,又买了宅子请了大夫。
“长住……?”
“等一个老友。”
张新杰没想到,这一等就是十年。

15.
人人都说,韩家的那孩子张新杰听话懂事,做事严谨认真,性子沉静,又生的一副好模样。
又说,那韩文清虽然面相偏凶,但人又极好。
十年了。
韩文清的容貌一分也未改变,一如初见。
他曾问起他的容貌,韩文清正在看书,被打扰声音没有一丝不悦,“凡人眼里我会老的。”
韩文清承认,他喜欢张新杰。

16.
但即使喜欢,也不能因此放弃他内心一直所求。

17.
沉寂多年的妖孽突然在敦煌城内作乱。
张新杰拔剑相向,任凭对方舌灿莲花,不动摇分毫。
到最后那妖孽的手抚上张新杰的脸庞,似叹息,脸上浮现怀念的神色,“死在你手里,我也没什么怨言。”

18.
张新杰恍恍惚惚的回去,正逢韩文清与人交谈。
韩文清脸上甚至有些柔和的笑意。
是……老友吧。
张新杰低下头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老韩,我亲眼去看过了,妖族的那面宝镜已经没了,你拉着张新杰也没用。”那人沉默了一会儿,“况且,你真的打算杀了他,用他血来……”停顿了一下,“溯洄时光?为了一个你都不敢称之为正义的正义?”
“只要他死,妖族就再养上几千年也无法撼动仙界,和平,你不想要吗?”
“废话。我想要和平,但也不是这种灭族的和平。妖族一亡,仙家的对手还有佛,你是不是也打算去西天灭了我佛。”
“有何不可。”
“韩文清你真是疯了,为了一个地位你简直是疯了,城内妖族猖獗,但哪个伤过人,哪个都是为了带回张新杰,都是张新杰的至亲啊,你让他杀,你心里就忍心?”
“如何不忍心。”
“韩文清。”那人的神色近乎崩溃,“停下来吧,解除了张新杰的封印,让他回家去吧,妖族也有善类,张新杰当家,不再会有战争的。”
韩文清怒气冲天,“滚。”

19.
那人在张新杰房门前停留了一会儿,犹豫不决。
“行行行韩文清就你行。”气冲冲的转身离开,陪你杀陪你杀陪你上刀片下火海。

20.
即便你逆天而行,荒唐至极。
我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不是因为我爱你。
我是为纪念我们相识几千年的友谊。
才来讲一讲这不正义的义气。

21.
重新启程的时候,韩文清又对张新杰重复了一遍,“你成不了佛的。”
没有听到“我会”二字在韩文清意料之中,但他没想到张新杰说的是“凡人才能成佛,而我不是。”
这家伙。
韩文清突然想笑。
“师傅,我是仙吗?”
韩文清更想笑了,但他严肃的摇摇头,“你自出生起就是佛。”
“可你是仙。”
“对,我是仙。”
韩文清答应的十分爽快,甚至还带了笑意。
张新杰也笑了笑,没有问他为什么开始骗自己,然后便闷头走路,健步如飞,又急急的停住,“那我为什么不会飞。”
韩文清憋了笑,一本正经的问道,“你要上天?”
“对,我要上天。”张新杰也严肃的点点头。

22.
韩文清一直认为,在敦煌的那十年,是他人生中最安逸美好的十年,所以他不止一次的想,如果就此住下来停下来,和张新杰一起,藏着自己喜欢的那颗心,以师徒之名过一辈子又未尝不可。
微不可闻的叹息后,韩文清收回疲惫的姿态,刚劲凌厉。

23.
我所要的太平,是绝对的太平。
是不给妖族留丝毫立足之地,要佛都对我仙界礼让三分的太平。
我知道这不可以称之为正义。
但我必须称它为正义。



先放这一部分。
觉得30完不了。
而且自己又加了新的脑洞进去。
我想写一个两个人对正义所抱有的观念是不一样的故事。
求看法。
后面感觉还有让我再慢慢挣扎一会儿。
一路颠簸回了家,倒头就睡。
太累了。
梦到叶修要吃面,韩文清不给做,然后叶修就开始和老韩jjc,老韩连输了好几场,开始身体力行。
想想好奇怪。
讲真,我一天不写作业浑身就难受。
怎么破。
在线等。
急。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