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那个帅气的蒸羊羔子

无题

半夜的脑洞。

会ooc吧。

我有点难过。


韩文清死了。

死于车祸。

对面失控的车撞过来时,韩文清死死的护住了身旁的张新杰。

张新杰受了伤,陷入了长长久久的昏迷。

霸图整个战队上下陷入一种极其悲伤而又低迷的气氛。

有人说,霸图的神话终结了。

大漠孤烟和石不转再也不能并肩作战了。

宋奇英听到这些话强忍住砸电脑的心情,慢慢的坐下来。

夏休期还没有结束。

这个夏休期像六月怪的夸张的飞霜。

张新杰也没有醒来。

病房里每天会有很多人,闻着刺鼻的消毒水味看着荣耀第一牧师躺在床上沉睡的面容,黄少天也沉默下来。

韩文清的葬礼肃穆的如同他这个人一般,黑白照片上不怒自威的脸。


张新杰昏迷中做着一个又一个梦。

从第四赛季到如今。

岁月安静的潜伏在他们的指下和键盘之上。

一梦大荒。

最后,梦境里是韩文清。

他所敬爱的队长。

他的爱人。

梦里看不清正脸,只有模模糊糊的身影和一贯低沉的的声音。

模糊的身影朝他张开双臂。

那是要拥抱的姿势。

张新杰费力的也张开了双臂。

明明是拥抱在一起的,却没有温度。

画面急促一转。

失控的车朝他们撞来,韩文清死死的护住了张新杰。

张新杰的梦境至此结束。

他再也没有醒来。

总归是和队长在一起的。


戴着红色帽子的小姑娘划了一根火柴,然后递给了韩文清。

韩文清看到了大漠孤烟在对战一叶之秋。

他的荣耀。

火柴熄灭,又划亮了第二根。

那是大漠孤烟护在石不转前。

第三根。

他和张新杰。

韩文清低笑,试图去触摸烛光中张新杰的身影。

火柴熄灭了。

韩文清阻止了要划亮第四根火柴的小姑娘。

划再多有什么用呢,不过都是幻影。

他再也不能拥抱张新杰。

韩文清想,没人照顾张新杰了,宋奇英会带好霸图的。

死亡。

至少临死之前是拥抱新杰的姿态。


张新杰死亡的消息传开了。

《电竞之家》写了长篇的悼文来缅怀韩文清和张新杰在时的光辉岁月。

他们葬在了南山公墓。

苏沐秋也在那里。

如果人死后真的有灵魂的话,他们三个估计凑在一起斗地主了。

后来,后来,职业选手大多葬在了南山公墓。

有人好奇原因。

有人匿名回复,大概因为都是熟人好搓麻将嘛。

再后来,南山公墓附近的居民都搬走了。

新闻报道南山公墓闹鬼。

已垂暮之年的荣耀粉对着记者费力的开口,脸上是真心实意的温柔的笑容,闹什么鬼,肯定是黄少瞎嚷嚷吓走了人。

老人又补充道,我们搬走黄少就可以大声说话了。


END


嘛嘛通篇下来都不知道自己讲了什么。

除了韩文清和张新杰,还有很多人活在荣耀里。

可他们活在我的心里。

我要安静的背政治去了。


评论(33)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