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那个帅气的蒸羊羔子

我做了一个梦。

梦到联盟里选手去哪个战队并非自愿而是强制。

原本在霸图的人被调去了兴欣。

临别前看着韩文清与张新杰,「韩队,副队,我再也不能和霸图并肩作战了。」

一种不可名状的心脏疼痛侵袭着我。

韩文清和张新杰淡淡看着,说了声保重。

然后人影消失,一片黑暗中大大的写了两个字,霸图。

被调去兴欣的人,当天晚上就在霸图俱乐部里自己的房间自杀了。

「我生不能留在霸图,不能与队长副队并肩作战,那么我选死亡,我终于还是留在了霸图。」


醒来之后我想了很久我都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只是有一种莫名的悲伤笼罩着我。


此生无悔入荣耀。

我是那么喜欢,尊重,崇拜着霸图。

以及韩文清和张新杰。

大概这就是对本命最好的解释。

我中毒太深。


评论(8)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