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那个帅气的蒸羊羔子

我不就搬了个家

日常曦瑶
恶友
ooc算我的。
这是我哥说我gay里gay气的产物。
信我,有后续的。

01
“这世上竟有阿瑶这般好的人。”

金光瑶醒来去叫薛洋起床,他还未来得及敲门,多年前蓝曦臣说的话就突然闯入脑海,不带一点征兆。

再仔细回想一下,已是全然记不得了。
不再记得蓝曦臣的样子,那些相知相交的日子,难以启齿的暗恋他的日子,似乎也同蓝曦臣的模样一起,慢慢消失在记忆深处。

02
他如今是远渡东瀛了。
得偿所愿。

03
金光瑶依然偏爱明黄色的衣衫,若能绣上金星雪浪那必然更好。
可在东瀛,他再也没有穿过明黄色的衣服。

04
“薛洋,起床,已经……”金光瑶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薛洋穿戴的的打开门。
他身后的晓星尘一袭白衣,道,“见过敛芳尊。”

05
?????????
金光瑶生出了一股拿鞋抽薛洋的冲动。
这就是你说的拼不回晓星尘的魂魄,我瞧着挺好的。

金光瑶回以一笑,“晓道长,许久未见了。”
“是敛芳尊许久未见我了。”晓星尘边说边把薛洋往身边拉,“我此次前来,有一事相告,是关于泽芜君的。”

06
金光瑶走进房门,又坐下。
薛•神助攻•洋,“诶你是不想听还是不敢听啊。”
“难得成美如此懂我。”他拿起茶盏,刚刚抿了一小口,就听得晓星尘道,“泽芜君自杀了。”

07
金光瑶从从容容的笑起来,“真希望泽芜君一死,所谓的世间正道,也跟着死了。”他放下杯盏,“道长竟把恨生也一并带来了,真是感激不尽。”
金光瑶动动灵力,恨生出鞘,恨生悬在他的身边,又讨好的绕着金光瑶飞了几圈,最后停在了他的面前。
金光瑶说,“谢谢成美和道长了。”

08
“这世上竟有阿瑶这般好的人。”

金光瑶再一次尝试回忆蓝曦臣,却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
仿佛朔月还在那里。

09
就好像。
蓝曦臣还在眼前。

假装有分割线。

中午吃饭。
我哥:你这个人怎么这么gay啊。
我哥:gay里gay气的。
我:????????

评论(7)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