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够帅气吗

慕名而来


本来想写一个黑暗系的烟火气啊但是最近异常的开心?????

纠结写韩张还是叶皓
算了叶皓吧叶皓吧第一次写叶皓。
ooc我的。
算了写了那么多韩张ooc也是我的。

私设皓皓没进入嘉世。

刘皓很烦去上学。
倒不是因为讨厌学校不喜欢写作业这种理由,刘皓仅仅是讨厌路过嘉世俱乐部而已。
为什么这个嘉世要在这样一条他上学的必经之路上啊。
烦人,辣眼睛。

刘皓热衷于迟到。
迟到的时候他可以骑着自行车肆无忌惮的打量嘉世,没有诸多的行人阻碍。
每次到这个时候,刘皓总是幻想自己进入嘉世,成为叶秋的副队,一起肩并肩走上人生巅峰,然后一起退役,结婚啊生孩子啊,孩子娃娃亲啊,诸如此类。
只是幻想而已。
他活的规规矩矩,除了迟到还总是压点进教室外,这个人几乎没有什么特别让人印象深刻的点。
总是恰到好处的微笑,恰到好处的出现又恰到好处的离开。
和他相处很简单,不需要多费劲。
刘皓这个人很识眼色的。
这种评价刘皓听烦了。

mmp有没有点新意啊会不会用用圆滑显示有文化啊。

刘皓向往那种万人敬仰举世无双的样子。

也仅仅是向往罢了。
他不过是个学生,又不是贴满大街的一叶之秋。

“卧槽,知不知道,那谁去参加嘉世青训营了,好像见了一面叶秋!”
“真的假的。”
“真的,他还要了签名了。”
班里一时躁动难安,刘皓远远坐在一个角里,看着蜂拥而至的同学,动了动僵硬的脸,试着摆出一个笑容。这种事,像他这种很识眼色的人,不应该参与。
即使他崇拜着嘉世,疯狂的仰慕叶秋。

“皓皓,我帮你要了一份签名。”事件中心来到刘皓身边,去参加青训营的好友笑嘻嘻的,“我可能就不来上学啦,给你留个念想吧。花了好大功夫才见到叶秋的,皓皓,你要不要也来呀。”
你要不要也来呀。
刘皓摆出一个自认为无懈可击的笑容,好友却揉一揉他的脸,“想去就去啦,大不了被家里打一顿,笑这么难看,我走啦皓皓。”
好友走后,刘皓已经做好了接受来自身边的围观人群的嘲讽他的言语,没想到,他们说,“刘皓,你荣耀玩的也那么好,要不要去试试呀。”
没有尖酸刻薄,没有冷嘲热讽。
刘皓一下有些不习惯,怀疑好友的光环buff是不是加到了自己身上。

放学的刘皓显得特别高兴,骑着自行车哼着小曲儿,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高兴,但刘皓确实真正的乐在其中。
放学路过嘉世的时候刘皓停下车多看了两眼,做了一个砰的手势,帅气的吹了吹虚无的烟,又乐呵呵的离开了。

今天的嘉世看起来也很顺眼呢。

下楼买烟的叶秋看着刘皓。
这孩子怕不是个傻子吧。

等等,为啥我突然刹不住了。

今天边jjc边给基友安利叶皓。
基友,快闭嘴吧,我都被你洗脑了。

怪我咯?
谁让皓皓这么可爱呀。
我的。

烟火气 02

有私设啊啊啊啊啊啊
怎么办想写成双张了。

最后,
有北戴河的小伙伴吗。
想住民宿。
大概15人。
有什么推荐吗。

张新杰虽然离职的匆忙,但手头工作已经全部完成。
韩文清又一次为张新杰的离开惋惜。

张新杰赶了当天中午的航班飞回x市。
正值夏日,出了机场的张新杰感觉头顶都要烧起来了。
他大哥来接的他。
平时在张新杰眼里他大哥几乎没个正经,后来发现他大哥不是几乎没个正经,是压根就不正经,尤其面对孙哲平的时候。
“家里情况怎么样了。”张新杰揉揉眉头,生物钟被打乱身体有点不舒服的张新杰打起精神继续操一颗妈心。
“姨父还是那样呗,姨姨还坚持着不愿意让小妹心灵受到创伤不离婚。”张佳乐叹了口气,“我比你早回来两天,航班延误了,刚到没多久就下雨,高速边上的树都倒了。”
闻言,张新杰瞪他,“和今天你迟到一小时有什么关系。”
还在张新杰去机场的路上的时候,张佳乐就表明要去机场接弟弟。
张新杰取完了行李以后,在人群里寻找张佳乐的身影。
有父母看到自己的孩子就疾步过去提上行李,有人远远看到接自己的朋友笑着挥挥手示意。
没有看到张佳乐后,张新杰不急着给哥哥打电话,更不急着打车回家,他找了个座位安静的坐着,等着张佳乐。
等着张佳乐来接他回家。
小时候张佳乐第一次带张新杰去超市,就把张新杰给弄丢了。
张新杰就安静的站在购物车旁,等着张佳乐找他。
如今的张新杰,依然和多年前一样。
固执又安静的,等待那个会把他带回家的人。
他家里父母刻板,唯一的温情也是哥哥给予。
所以他会无意识的依赖张佳乐,想靠着张佳乐得到爱与温暖。

“我说新杰,真是有原因的。”看着张佳乐一副急急要解释的模样,张新杰笑了笑,“还是说一说家里怎么样了。”
张新杰想,他只容忍张佳乐的迟到。
他贪婪的靠近张佳乐,从张佳乐身上寻找自己缺少的烟火气。
“姨父的出轨对象找到了,是他同单位的一个女人,不过听说人家下半年要结婚了。
“姨父倒也不敢把什么撒到爸妈这,就一个劲的扯到姥姥那儿去了,姥姥的身体你也清楚。
“姨姨他们不是借过家里钱吗,本来应该共同承担,那个人渣结果说钱不是他借的,要姨姨一个人还。
“还有更人渣的地方。那个人渣,离婚协议上要姨姨把房子给他,什么玩意儿他是。”
“小妹怎么样。”
“小妹?我觉得这事闹大了对一个小姑娘心里不太好,今早晨就去看了她。结果她和我说,他们班同学都会把父母离婚这事很自豪的讲出来。”张佳乐摇了摇头,“搞不懂现在的小孩子。”
“这个事情越拖越久必然麻烦,但也有我过年时忽视了这个问题的缘故。”张新杰松了松领带,脸色有些苍白,“我睡一会儿。”
张佳乐将车内声音本来就很小的广播完全关闭,又把车内空调调小后,发现张新杰已经睡着了。
张佳乐不知道想到什么心情甚好的边笑边开车。

而张新杰梦到了过年的时候。
那是一个并不快乐的年。
因为张新杰坦白告诉了父母,他喜欢男人。

烟火气 01


有私设
比如张新杰张佳乐兄弟啦。


如果非要说张新杰这个人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的话,那就是张新杰这个人身上缺少一样东西。
他缺少烟火气。

韩文清上四楼的时候正巧遇到下楼的张新杰,点头算打过招呼后又回头停住,叫住了张新杰,“新杰,你等等来一下。”
“好。”

多年以后韩文清依然记得自己和新杰隔着几阶楼梯说话的那个场景。
他就在那个时候涌起了一股冲动,他想去拥抱张新杰。
去拥抱站在低处台阶上抬头看向他的张新杰。

韩文清回到自己办公室,压根不知道自己叫张新杰来到底干什么,一时冲动叫了人,等等人来了该说什么他完全不知道。
韩文清苦恼的看向四周,想尽力搜寻一个有趣的话题,他环视了一圈,觉得等等说些什么都十分的无聊和不解风情。
还是板着一张脸吧,让张新杰误以为自己的手头工作出了问题,马上要被教训了。
张新杰敲门进来的时候,韩文清正为自己的想法偷笑,但他仍然不动声色的看向张新杰,张新杰喘气声有点大,他正要开口,张新杰却抢先一步,“韩总,我要辞职。”
慢慢平复了呼吸,张新杰看着明显反应不过来的韩文清,缓慢的重复了一次,我要辞职。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儿,他清楚的明白张新杰的决定容不得旁人更改的,他来辞职并非征得同意,而是一个简要的宣告和无情的通知。
但他还是想留住张新杰。
不仅仅为了张新杰这个优秀而出色的人才。
也为了自己莫名其妙的一点私心。
“我家里出了事,我需要回s省。”
“快则两个月。”
韩文清很想关切的问一下发生了什么,但他已经忘了关怀别人是什么样的感觉,最后他也懒得去尝试找回这种感觉,所以他只是看了一眼张新杰,“直接去人事那边吧。”
“谢谢韩总。”
张新杰走到门口,又转身看韩文清,深深鞠躬,“谢谢韩总这一年以来的栽培和提拔。”
韩文清看着张新杰,说,“我等你回来。”

悄悄的占个tag

说真的,今天和家里一群老油条打了一下午麻将后。
暗搓搓的想涂一个搓麻圣手张新杰。
(。
然后想想张佳乐点了张新杰炮或者张新杰回回自摸后推了一下眼镜的场景简直帅的我受不了。
不我一定要涂完这张画!

[韩张]人海01

我要穿越我一个人的人海
那些花还会再开
故事请等我回来

              银临《有一封信》

“张新杰。”韩文清很少这样直呼他的名字,手紧握成拳,压抑着自己的怒火,“请你先出去。”
张新杰笔直的站着,毫不退让,“我希望大当家可以好好考虑我的提议。”
“滚。”韩文清几乎是吼出来的。
张新杰面不改色的离开,关门的时候,盯着韩文清的眼睛,“我认为大当家应该同意我的提议。”
韩文清忍着没冲上去给张新杰一拳。
他妈的。韩文清心里大骂,张新杰是不是疯了。

霸图大当家韩文清对二当家张新杰,那真的可以称上一个宠字了。
在霸图成员的认知里,在韩文清这里,只要张新杰出面,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
可现在,韩文清竟然对张新杰说了滚这个字,还说的掷地有声,怒气冲冲,穿透力极强,吓的三楼的管事跌跌撞撞的跑上四楼问发生了什么事。
偏偏张新杰还一副从容淡定的模样,但就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去问上一句话。
中午韩文清和张新杰还是在一起去餐厅,还是在一个桌子上吃饭,还是韩文清挑食不吃的菜张新杰给夹走,但餐厅就是弥漫着一股“谁现在惹我我就恁死谁”的气息。
两个当事人装作毫无察觉的样子。
韩文清用筷子使劲戳着菜,心里想,张新杰他要现在还敢提这个事,我就把他和这个菜一样戳烂戳死。
而张新杰将米饭一分为二的时候,想着是韩文清那张脸泄愤。

张新杰其实明白韩文清的担忧。
张新杰去年在西藏的时候有了高原反应,一直呕吐恶心头晕,整个人都疲惫不堪,韩文清心惊肉跳,反复告诉自己以后绝对不允许张新杰去青海西藏这些地方,毕竟高原反应可不看颜值。
但是张新杰要去。
他要去赴约。
带着韩文清去赴那场数年之前的约定。

最后还是韩文清妥协了。
他承认自己犟不过张新杰,为张新杰退步是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但这次张新杰提出的旅行韩文清执意要林敬言张佳乐都跟上,否则就不同意,张新杰默然,最后也只好答应。
临走前一周,张新杰还是保持原有的生活规律,但韩文清却时常熬夜,甚至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氧气罐,汽车也进行的一部分的改装,每件事都亲自动手才安心,张新杰是感动的,一想到这周的韩文清一边对自己摆出冷脸的同时又对每件小事亲力亲为,张新杰就就想笑的不行,给韩文清留了一盏灯,迷迷糊糊的等韩文清回来。
张新杰也忙于做这一周的计划以及预算,出行以后的事务全部由张新杰来负责,林敬言和张佳乐两个人白捡了一个免费的旅行不说,还不用出一点力,心里总是过意不去,就按着四个人的口味准备了不少零嘴,之后想帮韩文清的忙,却被韩文清一句“这些事我亲力亲为才安心”给堵了回去。
张佳乐安慰林敬言,谁让人家是妻奴呢。
张佳乐想起有一次他们四个去游泳的时候,张新杰不会水,而且潜意识里很怕水,即使水才到张新杰的腹部,张新杰的手也紧紧抓着韩文清,韩文清无奈的冲张新杰叹了口气,“这种地方我再也不带你来了。”
张新杰刚要反驳,韩文清又补充,“你属火。”
一旁的张佳乐捂住脸,他们的大当家喂了好大的一口狗粮。
但这件事张新杰还是狠狠的记了韩文清一笔,韩文清早就知道自己怕水还故意带自己来,第二天张新杰就一本正经的邀请韩文清去自己新发掘的餐馆吃饭。
整个过程,韩文清数次想做到面不改色,维持自己严肃的一张脸,但辣的韩文清眼泪唰唰的往下流,张新杰贴心的递过一张纸,“大当家,别哭啊。”
韩文清分明看到了张新杰手中的那管芥末。
“新杰。”韩文清咬牙切齿,“我!没!哭!”
“你属火。”张新杰笑起来。
韩文清当时想,张新杰这是欠♂操了。




于万人中万幸得以相逢*

银临 《不老梦》



lo主高三党,今天开学,缓更,特别缓,一个月一章那种。

叶修刘皓刚在一起的时候有人问刘皓,你为什么喜欢上叶修这个没羞没臊没节操没下限的贱人。
刘皓低头沉默了一会儿,笑起来,“因为叶修打荣耀的时候整个人在发光啊。”

二十年后叶修刘皓都变成老夫老妻了,有小孩子问刘皓,你当年是怎么喜欢上这个又老又蠢又讨厌的叶修的。
“操因为那个时候叶修在吃屎。”
“皓皓,可你二十年前不是这么说的呀。”
“怎么了,你吃屎的时候整个人都散发着智障的光芒,辣眼睛。”

刘皓想,那是我的爱人,全世界都在为他加冕。

哦。刘皓又冷酷的说道,那也辣眼睛。

王杰希又在麻将馆找到了喻文州。
喻文州正在麻将桌上厮杀。
脸上挂着高深莫测的笑意。
对面坐的叶修叼着烟漫不经心的扣着手里的牌。
王杰希这个时候是不去打扰他们的,只是坐在离喻文州不远的地方。
那边喻文州笑了一声,“又胡了。”
“大意了。”
“我就都收下了。”喻文州笑起来,看向王杰希,挥了挥手里的钱,脸上是大写的“王杰希你快夸夸我”。
王杰希无奈,“喻文州你不走我可自己走了。”
“大眼儿,等等。”叶修赶忙叫住王杰希。
王杰希看都没看叶修一眼,直接回绝叶修的套路,“不请。”
“走吧一起去吃饭,反正今天叶神输的比较多^_^。”喻文州拉过王杰希,向门口走去。
叶修避开了苏沐秋的质问的目光,刚拿出一根烟,就被苏沐秋抢走,“沐橙这些年来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往后你烟钱都没有了。”
然后补充,“吃泡面的钱也没有了。”
叶修啧了一声,“沐橙哪有那么小气,再说,还有叶秋啊,兴欣的每年也都会来。”
苏沐秋无奈。
孙翔也想装模作样的教训输了钱的肖时钦几句,听到叶修输的最多后就开始幸灾乐祸,还和肖时钦说中午吃要点几个特别贵的菜。
肖时钦一副快把孙翔这蠢货给我拖走的样子。
张新杰还准备自我检讨一下,就听韩文清说,“没事,叶修输的最多。”
多大仇这是。
到了饭店尽挑贵的点不说,还临时加上了周泽楷黄少天两个人。
周泽楷的饭量喻文州不清楚,但这黄少天的。
喻文州一阵肉疼。
“今天我看见瀚文和刘小别一起来了,苏沐橙和戴妍琦也来了,不过都留了一会儿就走了,还想请他们喝杯茶呢。”
“我也见到沐橙了。”苏沐秋接话,“她越来越瘦了,今天见我的时候又哭了。”
“宋奇英带着孩子来的,结果他孩子一看见韩文清就开始哭。”王杰希说的有点幸灾乐祸,然后叹了口气,“小别还是和卢瀚文走到了一起。”
“微草好爸爸。”
“我们蓝雨的孩子都是放养的。”
“你们微草圈养的一个入赘我们兴欣,一个入赘蓝雨,微草队长都入赘蓝雨了。”
“胡扯。英杰小别都在上好不好,明明你们入赘我们微草。”
“杰希^_^”
王杰希一下住了口,对上喻文州的那双眼,败下阵来,嘴上还逞强,“蓝雨队长喻文州入赘我们微草。”
“怎么了王杰希不就入赘一个蓝雨嘛不丢人,你看连周泽楷都入赘蓝雨了。”
“谁让你们蓝雨是著名的和尚庙。”叶修对黄少天翻了个白眼,“你看看人家霸图,都是内销的。”
“不对叶神,方锐入赘我们霸图。”张新杰驳回叶修。
孙翔看了一眼淡定的周泽楷,“别说了,你们蓝雨雷霆都入赘我们轮回才对,周泽楷我说的对不对。”
周泽楷嗯了一声。
孙翔更加得意起来。
苏沐秋突然就很羡慕他们。
羡慕他们在联盟上热血拼搏的那几年。
羡慕他们在世邀赛上的一起并肩。
“孙翔你是不是要打架。”
“世邀赛的时候你找我半夜pk,先是被喻文州和张新杰抓到不说,赢了你后周泽楷一直找我pk,看透你们这种情侣狗了。”
“卧槽这场战争第二天就演变成5v5了好不好。”
“滚啊还不是你们他妈的赢了?”
“那是本剑圣李白玩的好。”
韩文清小声问张新杰,“你们比赛期间打王者荣耀?”
张新杰一脸坦荡,“午饭的时候。”
“卧槽看不出来啊,我一直以为张新杰玩的是蔡文姬,结果白起是他。”
“我觉得最过分的是美国队的来找黄少,结果敲成了张新杰的房间,张新杰就说自己是黄少天,然后张新杰用了个拳法家的号去修正场pk,然后第二天美国队的拉着张新杰说,这个是黄少天,特别厉害。黄少当时在那一脸懵逼。”
“还有那次喻文州听说法国队吃白斩鸡,拉着翻译就去了法国队,不知道用什么办法骗了五只鸡回来。”
“苏沐橙和楚云秀给俄罗斯姑娘讲了一整部甄嬛传。”
“叶修本来想吓王杰希结果自己先被王杰希的大小眼给吓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个工作人员的孩子特别喜欢周队,走的那天抱住周队的腿说以后要娶周队,周队憋红脸然后拉过黄少说,不行,我以后要娶他。”
“我就告诉那个小孩子说你如果想赶走黄少天哥哥就去给他买秋葵吃。结果回国一个多星期,蓝雨就收到了好多秋葵,指名给少天的。”
“喻文州你就不觉得你很过分吗!”
“最后杰希买了烤鸭补偿你呀。”
桌上都笑开。

韩文清还是很羡慕的。
可他并不后悔。
这一生,他都不曾后悔过。

“您是苏沐橙小姐的家属?对,请在这里签字。”
医院已经给苏沐橙下了三次病危了,楚云秀想着她这些年去南山公墓的次数越来越少,她说怕哥哥看到她病了瘦了心疼。
可苏沐橙每次都会烧很多的纸钱,她担心叶修没有钱买烟和泡面。
没有叶修和苏沐秋,苏沐橙一个人活的太累太苦。
苏沐橙最终还是没能活着从手术室中出来。
楚云秀替她松了一口气,她去找她的哥哥了。
苏沐橙葬在南山公墓。

苏沐橙听到里面的笑声,深吸一口气,推开门,微笑,“哥哥,我来找你了。”
苏沐秋一愣。
冲上去抱紧了他的妹妹。
“我以为,你会多活几年的。”
苏沐橙笑起来,“死了也很好呀,能和哥哥在一起,就是以后没人给你们烧纸钱了,叶修哥怕是要戒烟了。”
叶修远远看着他们,“明天我就把烟钱从喻文州那赢回来。”

不知谁说了一句,欢迎回家。
然后整个包间里都是齐刷刷的一句话,苏沐橙,欢迎回家。

南山公墓,欢迎你回家。

死亡并不可怕,有他们的地方才是家。

完全不知道怎么打tag的我。
要开学了要开学了高三狗心里苦。
终于把这个南山麻将给写了。

OUT

OUT

张新杰和韩文清在一起的时候就悄无声息,联盟里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们在一起了。
告白的是张新杰。

李艺博退役的那顿饭,一群人在海边吃烧烤,张新杰猛灌了自己几口酒,让自己看起来醉醺醺和平常冷静自持的样子完全不同,又以醒酒为由一个人去一边吹海风。
他料定韩文清会跟过来。
他看着韩文清的侧脸,仿佛在谈论天气一样,语调平静,队长,我喜欢你。
韩文清以一个拥抱作为回答的时候,张新杰心里是一清二楚的。
韩文清的回复是怎么样,张新杰从一开始就想的很通透彻底。
所有一切都在张新杰的掌控之中。
运筹帷幄的战术大师对自己的爱情坚定的要命。

第五赛季两个人同居。
韩文清已经习惯了在被子里会触碰到不属于自己的冰凉的脚,韩文清也习惯了会趁着张新杰睡着用手慢慢的给张新杰冰凉的脚按摩,韩文清习惯了打开冰箱会看到张新杰放在里面的各色各样的零食,习惯了在他的副队不戴眼镜睁着迷蒙的眼睛时的一个早安吻。
对于张新杰的一切,韩文清早已养成了习惯。
最先发现两个人在一起的是林敬言。
张新杰韩文清两人也不是对两人的关系遮遮掩掩的人,大大方方的承认再加上默契的对视和嘴角微妙的笑意,林敬言感觉自己被秀了一脸。
细水长流也许是世间最好的爱情姿态。

第十赛季后,蓝雨的喻文州和黄少天在微博上恩爱秀的一比,底下由衷的祝福也不少。
鬼使神差的,张新杰随手截了图。
又鬼使神差的,张新杰拍了一张韩文清在沙发上看书的照片,角度非常好,只能看到头顶的头发,其余地方都被挡的严严实实。
然后发了微博。
张新杰不掩饰自己的开心,而且秀恩爱真的是一个益于身心健康的活动。
今天的张副队也睡的十分和谐而又安稳呢。(划掉)

韩文清转发了微博。
或者说,是看到与张新杰有关,就直接转发了微博。
他甚至没有关注内容是什么。
韩文清不知道怎么算是爱一个人。
为他养成所有如毒瘾一般戒不掉的习惯,在任何一个地方都关注他的身影,能在自己所热爱的霸图和荣耀之中为他分出一点时间和精力。
这算不算爱了。
他觉得他们更像是亲人。
血浓于水。
他们在一起好多年,除了林敬言,竟然真的没有人发现。
正副队相处的模式在别人眼里一板一眼的不可忍受,规规矩矩的过分,仿佛活在一个牢笼里。
叶修打趣过退役以后韩文清只能和张新杰在一起了。
不用退役以后,现在就可以在一起。
可叶修只是打趣,他自己本身也只当作笑谈漫不经心的略过。
叶修能看出大漠孤烟的改变,可他却看不出韩文清为张新杰的改变。
或许隐藏太深了。

第十赛季结束林敬言退役,最后那顿饭上看着并肩在一起的韩文清张新杰,真心诚意的举杯祝福,他说,祝下一个冠军是霸图的,也祝你们白头到老。
轰然炸开。
韩文清和张新杰但大大方方的接受了祝福。
队里的人觉得他们的正副队已经跳过了热恋以及所有正常恋人该有的程序直接进入老夫老妻阶段。
张佳乐摇摇头,小声对林敬言说,不是我打击他们,不会长久的。
林敬言无奈的回答,所以我给的不是祝福,是对他们的一点私心。
我给的不是祝福,而是私心。
林敬言狠狠的拥抱了韩文清和张新杰。

一切崩塌的时候都措手不及。
一个零件的损害就能使10吨的结构轰然倒塌,又何况七年的罅隙。
量变促成质变。
对此张新杰毫不怀疑。
所以那个下午被韩文清叫到和自己告白的相同地点时,张新杰心里亮如明镜。
要么求婚,要么分手。
张新杰一碰上韩文清,思维就简单的过分。
说好的遵循唯物辩证但一直在犯形而上学的错误。(划掉)
张新杰觉得自己疯了,他要赌一把,在韩文清一开口,无论他说什么,他都回答好,并且声音要盖过韩文清的。
所以韩文清当时是愕然的。
难道张新杰也早已厌倦这段感情?
要不然为什么自己刚开口一个新杰就被一个大声的好字压过。
“哦。”被打断的韩文清表情不变,“那我先走了。”
张新杰意识到自己赌错了。
张新杰还没缓过神来,还觉得整个世界在崩塌,他就看到韩文清离开的身影。
摇摇晃晃,走向他不能掌控的未来。
他突然想起,七年里,无论什么时候,就算做爱情动不已,韩文清始终没有对自己说过我爱你。
你我之间,是不是隔着我爱你的距离。
张新杰僵立在原地。

张新杰v:今天冒着大雨回家。

Q市晴空万里。

——————————————
翻前些天的one是时候看到的由此引发了脑洞。
刚好首页里有推荐写男神x你中对张新杰的那一部分。
于是也在闺密的催促下开了这个。
于是闺密和小伙伴都在问后续。
这个。
后续嘛。
走BE还是HE?
毕竟我的原定标题是张新杰,我们分手吧。
还有一个埋的伏笔没写,感觉为了那个伏笔我也会继续开QAQ



韩张深夜60分 【01】

韩张深夜60分
感觉强行点题
我来迟了?

关键词
单相思
温馨
识破也可以算上?

“约吗今晚,儒家307。”
手机震动的时候正是训练时间。
从前训练时间只有身为队长韩文清的手机会开机,其他队员的手机都是处于关机状态。
现在张新杰接任队长,也自然只有他的手机可以开机。
接任队长后,训练时间张新杰也打算关掉手机,在队友软磨硬泡下列举了诸多匪夷所思的理由后,张新杰一个愣神给同意了。
于是这个传统就延续下来。
除了敲打键盘的声音,手机震动格外刺耳,张佳乐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目不斜视的张新杰,刚想说什么却被因手机停止震动而闭上了嘴。
自从韩文清和林敬言退役后,张新杰战术风格更加霸图,人也更加安静。
准确的来说,是韩文清退役以后。
张佳乐还是很担心张新杰目前的状态。
而经理担心的是他家牧师会不会直接用大漠孤烟的账号卡上去打比赛。
大漠孤烟还没交到宋奇英手上,张新杰给出的理由是时机不成熟。

训练结束以后,张新杰才拿起了手机。
陌生号码。
号码归属地 北京。
“约吗今晚 儒家307”
张新杰丝毫不想吐槽发短信人的错别字,随手将手机扔在一边就和张佳乐他们去吃饭。
你看,韩文清。
我规律的生活不会因为你的离开而打乱。

晚上九点。
手机又重新震动。
“对不起,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
张新杰有些好奇,回了一条短信,“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
“通讯录里翻的啊。”对方回复的很快。
张新杰开始在心里慢慢琢磨,对方是一个认识我的人。
北京?
微草?皇风?
“对不起啊,求原谅。”对方似乎很着急的又跟了一条短信。
张新杰心里的那点影影约约的幻想,啪的破灭了。
张新杰摘下眼镜,无力的栽进床里,手遮住了眼睛,灯光模模糊糊的晃成了韩文清的模样。
张新杰猛的闭住了眼。
打死韩文清也不会用“求”这个字眼。
张新杰始终无法说服自己韩文清已经离开的事实,尽管韩文清已经离开整整一年。
霸图有太多韩文清的影子,或者说,韩文清这个人一半都是由霸图构成的,而霸图
一半都是由韩文清组成的。
曾经一度认为他们是密不可分的。
张新杰抱过幻想,韩文清退役后会继续留在霸图做指导,毕竟,霸图是一个让韩文清能放弃国家队资格的存在。
可能,最不舍得的到放开的时候就越干脆越不会拖泥带水。
“没关系。”张新杰回复道。

韩文清退役后最高兴的就是第一赛季出道的那帮家伙们,把韩文清拉进了一个一期退役群不说,还兴冲冲的半哄半骗把韩文清叫到了北京定居。
以叶修为首的老年人除了组团在网游里嚣张外,竟然还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
韩文清本以为自己能够按照原先的生活作息的,结果只是他想太多。
半夜被叫起来打荣耀还是可以理解的,一帮大老爷们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
好死不死第一个就是刚被强拉起来的韩文清。
“老韩一定大冒险。”
“我选真心话。”
退役的几个选手意义不明的哄笑,然后面面相觑。
一点也不想扒韩文清的八卦。
“算了,我一点也没有想问的欲望。”
“我也是。”
“那我就意思意思了,你内裤是不是和张新杰一个颜色的。”
韩文清一愣,然后瞪着叶修,“你知道他穿什么颜色的内裤?”眼神里情绪不明。
“呵呵。”叶修也意味不明的冲着韩文清笑了笑。
韩文清甩了个臭脸色给叶修,闷声道,“不知道。”
第二次是大清早,刚刚刷了一个副本,伸了个懒腰又开始玩真心话大冒险。
又是韩文清,逃脱不了非洲酋长的命。
“这次老韩你选大冒险吧,我们可一点也不想知道你穿什么颜色内裤什么颜色背心什么颜色袜子。”
“那就大冒险。”
“给你梦到频率最多的人发一条约炮短信。”
叶修顺手递了个手机过去。
“就说约吗今晚,如家307。记得把如打成错别字啊。”
“贱不贱啊,这要常梦到冯主席还不完了。”
“你常梦到冯主席啊,等等到你就让你给冯主席发约炮短信。”
“好了。”韩文清把手机往中间一扔,示意了一下,“下一个吧。”

发了短信后韩文清心里一直不舒服。
一年多没和张新杰联系,第一次联系却是用这种方式。
晚上韩文清斟酌了一会儿,又发了一条短信,害怕自己被认出来,就补了一条,随手在百度复制了一条短信。
“对不起啊,求原谅”
谁能想到是他。
“没关系。”
张新杰的回复沉重的压在他的心上。
凌晨两点,又收到一条短信,语气小心翼翼的但又不容置疑。
“既然你通讯录里有我,那么你认识我。那么,恕我冒昧,你认识一个叫韩文清的人吗?”
两点了。
竟然两点了。
张新杰竟然还醒着。
脑子一热韩文清就买了去Q市的机票,简单收拾一下东西就直往机场奔。
一年。
一年多了。
他想见张新杰的心从未如此迫切。
韩文清从来不敢当众提起张新杰三个字,他怕这三个字一出口就会消失。
韩文清将全部精力送给霸图,他所有的内心的隐藏的温柔都应该是属于张新杰的。
退怯。
似乎是一个永远和他不沾边了词语。
而爱就是毒药。
想念不足为惧,然爱入膏肓,无药可医。
张新杰让他病入膏肓,无药可医。

到达Q市,韩文清回复了那天短信。

“我就是。”



————————————————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温馨的故事。
只要两个人相爱,在不在一起有什么重要。
你爱我。
我爱你。
足够了。

张新杰,今天你奶韩文清了吗

张新杰,今天你奶韩文清了吗

张新杰,作为霸图的奶妈,他不仅要担负起全队的血线,更要担负起队长韩文清的血线。
每次奶韩文清的时候,张新杰内心弹幕刷破天际。
韩文清操纵着他的大漠孤烟,以一种“爸爸带着奶妈爸爸不怕没血你们都来和我打一架”的气息冲在神之领域。
而跟在身后的张新杰则心里恨的牙痒痒。
但是作为一个专业奶妈,并且是第一奶妈,奶不起韩文清的血来实在是太丢人了。
所以即使韩文清再怎么放肆在神之领域,他永远都是满血的状态。
比赛上韩文清还倒是安分,一到神之领域,韩文清宛如脱缰野马,拉都拉不住。每一个夏休期,张新杰都过的生不如死。
队长你能让我带团去刷boss吗队长我是个战术大师啊队长我思前想后我真的适合抢boss队长不然咱们去复盘吧。
张新杰内心弹幕要冲破天际,反映在表面上的也不过就是一个推眼镜的动作。
霸图队员特崇拜张新杰了。

张新杰其实很想和方士谦聊一聊。
想问问他奶王杰希的时候的心理阴影面积是不是负无穷到正无穷。
不过张新杰也不过就是想想罢了。
大漠孤烟不会飞真是太好了。
大漠孤烟只是一个走兽真是太好了。
张新杰一想到这里激动的要流下眼泪。
反映在表面的是张新杰一脸严肃的推了推眼镜。
霸图队员更崇拜张新杰了。

夏休期还是和韩文清一起帮公会收集材料。
第四赛季霸图冠军的狂热在网游里还没有消散,嘉王朝经常和霸气雄图开干。
韩文清张新杰上去的时候不小心就遇到了两家公会撕逼的场景。
虽然还有一家是自己家里的。
职业选手欺负玩家太不厚道况且自己还上的是大漠孤烟,韩文清示意了一下张新杰就往城里跑。
却没想到,霸气雄图公会玩家看到大漠孤烟和石不转就像饿狼扑食一样围过来,嘉王朝的指挥二话不说让跟着打。
霸气雄图和嘉王朝又开始轰轰烈烈的一场战争。
张新杰无奈的叹了口气,就听到了一个熟悉到欠扁的声音,“有种别跑啊。”
叶秋!
大漠孤烟毫不顾忌的挥拳而上。
张新杰觉得自己不适合参战,毕竟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是1v1。
如果自己还在一旁奶的话,韩文清如果赢就太没脸了。
石不转原地坐下来看着两个身影交斗。
每个奶妈都有一颗dps的心。
张新杰挺羡慕的,遗憾自己没玩个暴力的像大漠孤烟一样,同时又庆幸自己是个能拉起大漠孤烟血线的奶妈。
没有张新杰这样的奶妈,还能由的他韩文清浪?
反过来说,韩文清放开了浪,还不是因为他身后是张新杰?

后来韩文清状态下滑。
张新杰也如愿以偿的能带队抢boss,再也不用跟在横冲直撞的大漠孤烟后面担心他的血线。
可是张新杰并不开心。
他怀念当初的日子。
天天奶韩文清的日子。
他想告诉韩文清,即使你状态下滑,我也一样能担负起你的血线。
韩文清渐渐的在网游里出现的时间越来越少,而张新杰也再也没有在网游里用过石不转。
和大漠孤烟站在一起的时候,石不转才叫石不转。

今天你奶韩文清了吗?
这个问题在第九赛季以前,答案都是肯定。
张佳乐和林敬言的加入,让本来在网游里出现次数少的韩文清更是一下都不出现了。
就像蒸发了一样。
今天你奶韩文清了吗?
没有。
没有。
没有。
答案都是没有。
张新杰烦躁极了,和蒋游要了一个拳法家的账号卡就带着张佳乐林敬言上去打。
嗯。
霸图风格。
一个奶都这么能打。
张佳乐和林敬言不由的对霸图更加崇敬。

世邀赛上,王杰希宛如魔术师归来。
王不留行在骑着扫把飞驰,张新杰每次都能准确的奶住王不留行。
王杰希真难奶。
荣耀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张新杰松了口气,还好赢了。
他突然想念大漠孤烟横冲直撞的日子。
张新杰闭上眼无声的笑,队长,还是你好奶。

今天你奶韩文清了吗?
没有,今天我奶了王杰希。

第十一赛总决赛韩文清是作为第六人上场的。
霸图发挥良好,团队赛都没有韩文清上场的机会。
击败轮回,拿下冠军。
韩文清宣布退役,张新杰接任队长。
接受采访的时候不知道哪个记者问了一句,张新杰,今天你奶韩文清了吗?
张新杰怔愣住了,扭头看向一旁神情自若的韩文清。
那一下的怔愣,恐怕是张新杰荣耀生涯中最大的失误。
他回过神来,低低笑了一声。
没有。
以后也不会有了。
——————————————————